国内冷门国外拿奖,昔日体操冠军为培养女儿愿卖血酬谢

分担家庭的经济负担,也是很多小小年纪投身体育的孩子们背后真正的原因。

第二天的21时40分,他又在微博中写道,“我一岁的女儿悦悦,虽然年龄尚小,但体育天赋过人,应该是个百年难遇的好苗子。为父为女寻找伯乐,未来培养她成为奥运会冠军……”在微博最后,孙旭光表示,“希望大家多多帮助,支持我和女儿的这个梦想,本人愿卖血变现以致酬谢!

图片 1

聪明,身体长得快,力量大,女儿的每一步成长,就孙旭光来讲,都是一种天赋。

图片 2

2010年,孙旭光的父亲因病去世。在亲友的帮助下,孙旭光送走了父亲,没有了父亲退休金的接济,一家人的生活变得愈加艰难。万般无奈之下,母亲将父亲的殡葬费拿了出来,分担了几个月的房贷。
2011年5月,孙旭光的女儿出生了,因为无人照料孩子,远在黄岛工作的妻子休完产假后不得不辞职,每个月900元钱,一共3个月的失业金领完后,妻子不再有任何收入,一家人的固定收入就只剩下孙旭光母亲每个月一千五百元的退休金。

图片 3

孙旭光1979年12月出生。父亲是一名司机,也是一个体育迷,没有专门的训练也能翻几个跟斗。孙旭光3岁刚过,父亲就带着他打沙袋、跳沙坑。1984年,看到青岛第二体育场招生,父亲就把孙旭光送了去。孙旭光手大、力量大,教练一眼就看上了他。
1986年,小旭光在山东省运动会上夺得男子双杠铜牌,被山东省体育学院(原名山东济南体工大队)的一位老教练看中带入省队。

由于一出生就缺乏优良的教育资源,靠读书出头的可能性很低,竞技体育给了他们另一个选择。

除了这些奖牌,孙旭光的收获便是一身的伤与病:双腿跟腱断裂过,腰部骨折过,胳膊、肩膀上的伤疤更是一处接一处。

图片 4

在信息城当搬运工,在饭店当传菜员,孙旭光不挑不捡,只要能够赚钱就行。然而,用这些并不稳定的收入,来维持一个柴米油盐缺一不可的四口之家谈何容易。去年入冬前,担心几个月大的女儿受冻,孙旭光想赚点钱给家里安装暖气。借助家楼下就是步行街的优势,孙旭光在东莞进了一批衣服摆摊卖“市场每个月要收500块钱的管理费,我这每件衣服只赚三五块钱的小本生意哪能交得起管理费?因此总是被撵得到处跑。

图片 5

孙旭光告诉记者,他打算在家里给女儿修一个幼儿体操启蒙馆:“衣柜里挂衣服的钢杆知道吗?我会用电钻,可以用那个给女儿做一个高低杠,让女儿从小练习抓杠子,练习臂力。我还打算给女儿做几个小台阶,让她练习平衡能力,这样,稍微大一点,她就可以走平衡木了。我还捡了几块拼图的那种泡沫地板,打算过两天给她拼起来当地垫,让她在上面练习滚翻……”

图片 6

孙旭光:那天我在电视上看到
“青岛体操队招不上来人”的新闻,再加上自己的经历,才在微博上说了这样的话。一方面是自己从事体操运动多年却处境艰难,一方面也在讽刺现在普通人供不起孩子上体校的收费制度。现在很多运动员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子承父业,因为体育事业真是太苦了,但我仍然爱着体操运动,尽管遭遇过这样那样的挫折,我希望女儿能替我完成我未完成的梦想。

阿南的妈妈现在经常会烧香拜月娘,求保佑阿南的体操训练顺利。

或许是得益于爸爸的启蒙,小嘉悦对大一点的瓶子罐子特别感兴趣。一个两斤重的奶粉罐,小嘉悦双手握住轻松地抱进了厨房里。看见奶奶拿着一个2升装的大塑饮料瓶,小家伙又张开手要抱。“她的力量还是挺大的。我平时会用羽毛球拍、暖气管等对女儿进行训练,锻炼她的臂力,现在,她双手撑住身体,能够维持在10秒左右。
”孙旭光说。“既然女儿有体育这方面的天赋,我又有这方面的经验,我才想到从小培养她。
”孙旭光说,他的计划是两岁让女儿学会前后滚翻,3岁教她学会侧手翻,这样,等她4岁上体校的时候,她就会比一般的孩子早一步。“等到6岁到8岁的时候,她完全有能力进省队,8岁到12岁时就可以参加各省级比赛,我希望她13岁到14岁能够进入国家队,16岁到18岁时能够夺得亚运会、奥运会冠军。
”对于一个孩子如何从一个学员到一个运动员再到大赛上的冠军的成长过程,孙旭光了如指掌,而过程中,由于他自己的前车之鉴,他的经验会和女儿分享,他走过的弯路不会让女儿走。“这样,显然会对她将来拿奥运冠军有很大帮助。

可以想象这位教练小时候也是这样苦过来的。

翻身、爬行、走路、说话,16个月的时间里,孙旭光几乎每天都能发现女儿身上的体育天赋:女儿这么早就能翻身了,女儿翻身翻得真利落,女儿爬得真快,同龄的孩子还不会走路,女儿走得就已经很稳当了,甚至都会跑了,女儿刚到一岁就会叫爸爸妈妈了,说话说得比别人早,女儿真聪明,这么小,我问她苹果在哪里,奶奶在哪里,她就可以立即指出来……”

而最后一名可以和国旗合影。与国旗合影是光荣,为国争光是他们的使命。

“冠军”的天赋

图片 7

35年的人生,有22年是日夜与体操为伴,即使是退役后的几年里,他也断断续续地做过与体操有关的工作,因此,在女儿出生前,孙旭光的生命里只有体操,女儿出生后,他的生命中就又多了一个女儿。

是啊,掉眼泪有什么用呢?掉眼泪就能拿第一名了吗?

于是,一套位于青岛市市北区台东三路两室一厅的老式住宅,成了孙旭东一家的安身之所,一家人的居住条件稍许得到了改善,压力却相继而来:每个月还要还两千多元的房贷,成了家里每个人心头的一块石头。

这大概是很多同龄孩子不可能去想的事。

“夺金”计划

图片 8

荒诞与现实

图片 9

然而,孙旭光的母亲却不这么认为。“儿子苦练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连一个正式的工作都没有,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她的内心十分委屈。
”孙旭光这样转述母亲的话。而他的妻子则认为,女孩子如果锻炼一下身体就可以了,没有必要走专业的道路。

图片 10

发现女儿的体育天赋是在孙旭光看到女儿的第一天,也就是女儿出生的第三天。“特别偶然的机会,我发现那么柔软的小家伙竟然用胳膊把自己的上半身都支撑了起来,这分明就是体操中一个支撑的动作,出生才三天的小女孩儿,胳膊哪来的那么大的力量?
”孙旭光惊讶地把自己的发现说给了妻子和母亲,他认定,女儿是遗传了他自己的体育天赋。

童年可能是很多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时期,应该是无忧无虑地玩耍,毕竟这时还没有考试和工作的压力。

是什么让一个父亲如此过早地开启培养女儿成为奥运冠军的计划,是什么让前全国体操冠军为了培养女儿不惜卖血变现?一岁的小女孩究竟有怎样过人的体育天赋?这位作为前全国冠军的父亲又有着怎样的人生?

两个孩子咬着牙坚持着,脸上是不属于四五岁孩子的坚定和忍耐。

今年6月,孙嘉悦还在青岛宝宝爬行大赛中获得冠军,为自己赢得了两盆积木。

为了参加比赛,两兄弟必须剪掉从出生留到现在的辫子。尽管极不情愿,他们还是剪了。

采访的最后,问及孙旭光最大的理想是什么?没想到,他说的其实并不是“女儿能得世界冠军”。“最大的理想是我能当体操教练,继续从事体操运动。幻想?幻想过,如果我有钱了,比如说中彩票中了100万,我立即会去体操队交训练费交场地费恢复训练,为我父亲再练一次体操。”
特派青岛记者 董丽娜

整部纪录片以平实的手法记录了这群孩子的日常,没有刻意的安排和剪辑。

16个月大的小嘉悦白净净的脸,头发又软又黄,体重只有9公斤,走路还不十分稳当,在客厅里走动的时候,有两次险些摔倒,孙旭光都下意识地伸手去扶,但每次女儿都只是趔趄了一下,又站稳了。

这对一个四五岁的小孩来说,是不是要求有点高。

孙旭光拿着买断工龄的13.5万元钱,回到了阔别近20年的家乡青岛,少小离家老大回,除了年迈的父母,他没有同学,也没有朋友。为了落档案,他把12岁就得来的干部身份“自愿”变成工人身份,从此,成了一个无业的人。

图片 11

6岁进体操队,生活中只有训练、比赛,28岁走上社会,孙旭光面临着养家糊口。
2006年,孙旭光曾在朋友的介绍下到香港一家俱乐部谋得教练的工作,可母亲的一场车祸让他不得不辞职回了老家。之后,他断断续续在北京做过巡场教练、私人教练等工作,但都没有坚持很久。

中国的体操运动员一般小时候都在地方队训练,十几岁的时候如果非常出色会被挑选到国家队。

我们抱着去探究一桩“荒诞”事件真相的心态去采访孙旭光,然而到了最后,这荒诞与现实的对比,却更让人唏嘘。

体操项目对人体每一处肌肉和关节都要求很高,必须是童子功。

无奈。落魄。无助。当这三个形容词降落在一个拥有全国冠军光环、且上有老下有小的青年男子身上时,任何出位的想法、离奇的故事,都有可能发生。“爸爸!爸爸!
”看到孙旭光,小嘉悦一路从厨房蹒跚着冲出来,扑入爸爸的怀里,一双又圆又亮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记者。

图片 12

2011年5月14日女儿出生时,孙旭光正在东莞打工,他是3天后才看到女儿的。“把这个小小的只有五斤多重的家伙抱在怀里的时候,我感动得差点哭了出来,我知道我再也离不开她,离不开家了。”回想自己第一次将女儿抱在怀里的感觉,孙旭光仍然很激动。

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当冠军,拿金牌。

对于家人的坚持,孙旭光表示尊重,“如果她不喜欢体操项目,也可以学羽毛球,打乒乓球,可以学游泳等等,当然,如果她不喜欢从事体育运动,我也不会强迫她。

所以严厉的教练也经常提醒两兄弟,将来长大了一定不能忘记爷爷。

孙旭光:先说一句,她是我亲生的,我是她亲爹,我会心疼她,我不是狼爸不是虎爸,我不会大冬天把她扒光了在雪地上跑步,也不会把她扔到水里练习游泳,我现在只会有意识地让她提些重物,练习她的臂力,培养孩子的体育兴趣而已。我不会拔苗助长,也不会用强硬的手段。对女儿的期待,是一种正常的父爱,是一种正常的父亲对孩子未来的期待。

而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教练无奈地说,比起她小时候的训练强度,这些小女孩已经很轻松了。

宽松的棉布T恤、发达的手臂肌肉,大而有力的手——如果你正在熙攘的人群中寻找一个体操运动员,孙旭光几乎一眼就可以被认出来。
28年前,正是他的这双大手,被青岛市第二体育场的体操教练看中,从此,他的人生里,就只有体操。

图片 13

落魄的冠军

图片 14

“之前,也有教练和队员暗示我,想要当教练,需要向有关人士做一些打点。这些我也都懂,但倔强的性格和贫寒的家境,让我不愿意通过非正常渠道打通我的职业通道。
”孙旭光说,“看着年迈的父母还蜗居在三十平方米的东北向的小房子里,我与其借钱去打通关系找工作,还不如用这笔安置费当首付,为家里购置一套房子。

图片 15

“孙旭光-1984”的身份认证为山东体操队运动员;全国第三届城市运动会吊环冠军。

片长: 48分钟

在孙旭光家的客厅里,金牌、银牌、铜牌分别悬挂在沙发旁边的一面墙上,这是他体操运动生涯的收获:“第三届全国城市运动会男子吊环第一名”、“第九届运动会体操预赛暨全国体操锦标赛男子团体第三名”,21年里,他先后参加了大大小小的赛事40余场,夺得10枚金牌,十几枚银牌和十几枚铜牌,其中不乏全国赛事。

图片 16

孙旭光:一开始非常害怕别人拿我和张尚武比,我靠我的双手赚钱——当然,他也靠自己的双手赚钱,但我总觉得,他靠体操的技术卖艺赚钱,有点贬低了体操。

图片 17

孙旭光:我不否认我的这些发现,是一个刚刚当父亲的人在孩子的每一步成长中表现出的兴奋。如果我是英语老师,我也许会过早地发现孩子的语言天赋。对于孩子学体操,孩子的妈妈和奶奶都是持反对意见的。

拿到金牌的小女孩邓彤骄傲地对镜整理着头发,那一刻,她仿佛梦想成真。

因为自己6岁的时候就进体操队训练,孙旭光从小就没有怎么跟父母在一起生活过,童年时没有父母的陪伴,对于孙旭光来讲是一种永远的遗憾。有了自己的经历,他更加珍惜与女儿在一起的时光。“不想让女儿的人生也有我的遗憾。
”孙旭光说。

影片不仅关注孩子,也记录着他们身边的教练和家长。

虽然不赞同同是退役体操运动员的张尚武街头卖艺的行为,但比张尚武大[微博]10岁的他还是从张尚武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和他人的影子,“前几天在北京,我看到了张尚武,看到有些人用语言攻击他,我心里非常的难受,既然他是运动员中的个例,我们就不能说中国的运动员是最幸福的。尽管发展得不顺利,退役了,落魄了,也不至于就没有了生路,我不赞成退役运动员走极端的路。

王露凝虽然性格内向,在练体操时表现出惊人的毅力,这使得她常常不像一个正在上幼儿园的小女孩。

在父亲的启蒙下,仅有16个月大的孙嘉悦已经能够抱起4斤重的大水瓶,对于提拿重物,她也表现出很大的兴趣。对于拿女儿炒作的质疑,孙旭光称:“我不是狼爸不是虎爸,我这只是一个正常父亲对女儿未来的期待。
” 记者 董丽娜 摄

他被保洁阿姨送到幼儿园过夜,当身边的孩子都已入睡,阿南在黑暗中,默默地流泪。

今年8月,女儿的一次举动,更让孙旭光大为惊讶,一个2升的大塑饮料,女儿竟然用双手抱了起来,抱在了怀里!“女儿的胳膊劲这么大,天生是一个练体操的苗子,要知道,体操其实就是用胳膊玩身体的运动啊!

影片中可以看出邓彤的家庭条件算是贫穷了,一家人挤在一间狭小简陋的房子里,看上去像外地在上海的务工人员。

2006年,孙旭光的实际年纪为29周岁,他成了山东省年纪最长的体操运动员。由于山东省体育学院体操队“没有教练员的编制”,孙旭光不得不开始做他人生里的第一次选择,“如果继续在省队,我将是一个每个月领取1150元工资的大龄运动员,如果选择退役,13.5万元的安置费是对我过去22年专业体操运动的一次性了结,我需要到社会上自主择业。

邓彤突然坐直身体,目光坚定地说要练!因为她要赚钱给家里买新房子。

“为我1岁的女儿找一家优秀的体操队 ,未来培养她成为奥运冠军。
”8月18日15时32分,“孙旭光-1984(微博)”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

他们的故事背后,有生活的艰难和真实,也有为实现理想坚持不懈的勇气。

图片 18

图片 19

*本文作者:RAMA

红跑道

上映日期: 2008

而中国体操队,更是目前历史上为中国奥运会代表团夺得单届最多金牌的队伍,也是现役运动员中拥有最多奥运冠军的团队。

所以,不少家长愿意将自己的孩子送去参加体操训练,希望将来可以出人头地。

因为性格敏感,阿南在训练时经常掉眼泪。

教练跟阿南的妈妈闲聊时说,阿南听不得批评就是个性有问题。

影片中有一个挺震撼的长镜头,两个小女孩比谁握杆坚持的时间长。

她的身体不好经常住院,阿南成了妈妈最后的希望。

图片 20

教练对他抱有很大期望,所以日常训练都比对其他人严格些。

图片 21

但愿我们都能像右边这个小女孩一样顽强倔强,面对生活决不言败。

它已不仅是家人的期望,更是孩子们的梦想。

这颗种子逐渐在孩子们心中生根发芽。

有一群特殊的孩子,当同龄的小朋友还在无忧无虑玩耍撒娇的时候,他们正在接受着艰苦乃至残酷的训练。

我国是世界上名列前茅的竞技体育大国。

在训练队中还有两个脑后甩着小辫的兄弟徐志文、徐志武,他们的爷爷是一名清掏下水道的清洁工。

然而体操队的孩子们童年却是艰苦残酷的训练,在教练的呵斥中长大。

妈妈问她要不要继续练,太疼就放弃吧。

图片 22

剪下来的辫子握在手里沉甸甸的,是八年的辛苦。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左边的小女孩先受不了哭了起来,最后不得不放手。

几岁的年纪,就要去挑战身体和意志力的极限。

参加体操、举重之类极其艰苦的项目的孩子,很多是农民出身。

不少家长指望孩子早日出成绩,在体操领域出人头地,改变家庭命运。

导演: 干超

而右边那个最后坚持下来,一脸倔强的小女孩王露凝,其实反倒没有邓彤这样的家庭压力。

努力突破生活的沉重压力,挑战自己所能达到的高度。

这份坚持令多少成年人也自愧不如,为自己的理想拼搏不懈,不怕苦不怕累,既然已经上路了就一定要坚持到理想的终点。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他们就是练习体操的的”小小运动员“,未来的奥运冠军可能就诞生在他们中间。

图片 29

而她在书包里偷偷养小乌龟却不经意流露了天真可爱的一面。

图片 30

图片 31

尽管他们平均年龄只有四五岁,却背负着很多同龄孩子没有的压力和责任。

图片 32

图片 33

她的爸爸当时就在旁边,他礼貌地跟教练表示,这种训练方式有点太严格,他送女儿来只是为了增强体质。

图片 34

教练让七个孩子比赛,但他只准备了六份零食作为奖品,获奖的孩子从第一名到第六名依次去挑选。

问他们热爱体操吗?他们都毫不犹豫地说:爱。

邓彤就是长镜头中,左边这个先松手掉下来的孩子。

右边的小女孩继续咬牙坚持着,胳膊上的小小肌肉都鼓出来,她的脸上露出一种既倔强又痛苦的表情令人动容……

图片 35

图片 36

虽然只有48分钟,但是却席卷包括巴塞罗那国际纪录片节“最佳纪录片奖”在内的11项国际大奖。

不少奥运体操运动员退役后更是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创立品牌,代言广告,甚至进军娱乐圈的也大有人在。

图片 37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条路何其艰难,背后要吃多少苦才有资格站在世界赛场上。

金牌,是大人给孩子心里种下的一颗种子。

纪录片《红跑道》讲述的就是一群“中国体操孩子”的故事,豆瓣评分8.3。

图片 38

那天训练完回到家,她的手上磨的全是水泡,妈妈给她涂药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疼哭了。

阿南的家境不富裕,他的两个哥哥也曾参加过体操队,却无奈被退。

图片 39

在幼儿园里,老师也总是模拟争夺金牌的游戏,在孩子们的心中构筑起了一个金牌梦。

虽然也有新闻报道过生活陷入困境的退役体操运动员,甚至有人沦落到在地铁卖艺乞讨为生。

图片 40

一次,阿南在训练室很晚都没人来接,可能妈妈又在医院。

小男孩阿南和王露凝一样,也是体操天资过人。

片中有一段爷爷清理下水道的画面,真的很不容易。

图片 41

图片 42

图片 43

也就是说,要培养一个优秀的体操运动员,需要从4~5岁就开始训练。

他们的目标大都是成为专业运动员,站在奥运赛场上为国争光,同时也希望借此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兄弟俩也背负着爷爷奶奶的期望,爷爷在家也会督促他们练习体操。

但对一些有体操天赋的的孩子来说,这确实是一条出路。

当他们向导演展示布满水泡和老茧的双手。

图片 44

图片 45

图片 46

图片 47